08
1月
2020

王阳忆滕梓荆下线那一摔没做任何保护脸被摔肿

下线接档《精英律师》,角色不同却都赚走大把眼泪,自曝拍摄幕后故事

王阳 滕梓荆下线那场戏脸都摔肿了

下线那一摔,没做任何保护

这场戏,王阳前后去了现场18次,有时在那儿待一天,有时待上几个小时。正值酷暑,演员们又要身穿盔甲、吊威亚打斗,“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值得。”王阳说,那场戏原本计划有20多分钟,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,只保留了六七分钟,“会有些遗憾,还好给观众留下了一些记忆点。”

而《庆余年》也成了这些年,王阳参演的作品里最具话题的一部,“虽然戏份不多,但足以算是代表作了。现在我出去,大家都知道我是王阳,或者叫我滕梓荆。”

记者在位于村委会二楼的“指挥中心”看到,通过分布在各处的传感器、摄像头和无线网络传输,在这里的大屏幕上可实时掌握全村1000亩虾稻田的生长和水质情况。据了解,去年冬天该系统曾对水质报警,经检查是还田的水稻秸秆腐烂导致水质变差,村里及时组织打捞并换水,没造成损失。

不久前,热播剧《庆余年》中的滕梓荆下线,而在上周开播的电视剧《精英律师》中罗槟(靳东饰)的前姐夫冀遇登场。这两个角色都是由演员王阳饰演,虽有着天差地别的性格,“滕梓荆算是《庆余年》里最正的角色,他很睿智还有点可爱。而《精英律师》里的冀遇则很感性,内心很柔软,有好多哭戏。”

虽然一直没有大红大紫,但王阳觉得自己这一路还算顺利,“很多条件比我好,专业比我强的人,都没这么幸运,我从毕业就开始演戏,前六部戏有三部是男一号,三部是男二号。”他也毫不避讳,希望有成名的一天,“成名之后,最重要的是有更好的资源配置,能争取到更好的角色和作品。这个问题,没有公平不公平一说,这就是市场。”

漫山红村地处大别山脚下,依山傍水,生态良好,却曾是个长期找不到致富路的贫困村。以传统农作物水稻为例,当地多年来只种单季,一亩地每年只有四五百元收益。

原剧本中,滕梓荆的戏份到11集就下线了,实际播出,因剪辑原因剧情发展到第13集,他才最终下线。在整个人物线里,80%都是他与范闲的对手戏。“我的第一感觉就是,这个人不好演。不是说他不好,是因为他太早下线,而且角色很‘正’。”

头几年,王阳在专业上一直处于摸索状态,“我现在解放天性也不好,人多的时候,还是愿意往后退,动物模拟我也是一直都做不了,在这个环节我特别难受。”

其实,原著中,滕梓荆只是断了一条腿,并没有死。王阳说,他并未看过原著,但他认为这是改得最好的一个地方。“范闲后续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滕梓荆而引发的,滕梓荆的死,对于范闲心智、精神层面的成长都非常重要。”

村里的“能人”彭立万去年光卖虾就收入了30多万元。“我以前在上海做水产生意,看到家乡的形势好就回来了。”彭立万说,漫山红村的水来自大别山,好水养出来的小龙虾肉多、壳薄、干净,在市场上被称为“青红虾”,一公斤要比普通虾贵三四块钱,销往沪苏浙供不应求。

近年来,漫山红村开始实施“虾稻共养”立体生态循环农业,在稻田里养殖小龙虾,提高经济效益。“虾稻共养”虽好,但对水质要求较高,不能用化学农药,只能施加特定的有机肥,水体若遭到污染或有农药残留,虾群便会大量死亡。

“村里有需求,我们决心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,帮助村里搞‘智慧水产养殖’。”黄磊来自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八研究所,是该所派驻到漫山红村扶贫的3名队员之一。经过调研与开发,去年秋天,他们的“漫山红村智慧水产养殖系统”建成上线。

基于编剧老师写好的台词,王阳也加入了自己的处理方式,“有时,范闲还没说完台词,我就开始说我的台词。有时对话,我会空很久留白,让观众想知道滕梓荆到底要说什么,通过这些技术上的手段,让人对滕梓荆的印象再深刻一点。”

最后倒下那一幕,王阳还特别设计了细节。“滕梓荆下线大家很难受,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最后一个镜头,滕梓荆‘咣’跪下,然后整个身体前倾重重地砸在地上,再反弹。”这个镜头就拍了一次,王阳完全没用力量去控制身体和做保护,“拍完那场戏,别人看不出来,但我的左脸颊已经肿了,只有我自己知道有多疼。但我给这个人物画了完美的句号。”

滕梓荆和范闲对话时,应该是一种不声不响、淡淡的,但是每句话都能戳到范闲的痛点。“这样两个人的兄弟情,才能体现得更真挚、更生动,感情设定也能成立。”

性格不同的两个角色,都赚取了不少观众的眼泪。日前,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王阳透露,在拍滕梓荆下线的那场戏时,自己特别设计了一些细节。他也希望,观众在心疼这两个角色的同时,能记住他们,“等《庆余年》播完大结局,大家回味起来,还能想到滕梓荆,我就算成功了”。

“这是我们扶贫虾稻田水质的实时检测情况,溶氧量和pH值是看氧气含量和酸碱度是否适合水生物生长,氨氮值是看化肥含量是否超标。”驻村扶贫工作队副队长黄磊说。

“溶氧6.97mg/L,pH7.3,氨氮35.67ug/L”,来到安徽省六安市叶集区姚李镇漫山红村村委会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外墙上电子屏不断闪动的几组数字。

滕梓荆太正,反而最难演

《庆余年》中,滕梓荆与范闲的关系更像是兄弟。

黄卫兵家的16亩地也从去年开始“虾稻共养”,挖沟、扎网,投入了1万多块钱。“我是享受到‘监控’的好处了,坐在家里用电脑、手机就能看见自己的田,可以防盗,水稻跟虾的质量也有保障。”黄卫兵说,他夫妻二人身体都不好,“智慧养殖”大大减轻了劳动量。去年他家收了大约3000斤小龙虾,扣掉成本再加上养鸡、光伏等收入,两口子净收入超过两万元,甩掉了戴了多年的贫困户帽子。

拿到剧本那一刻,王阳就知道《庆余年》是部好戏。制片人和剧方老板此前都看过王阳的作品,觉得他很适合出演滕梓荆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艺人供图

王阳就琢磨怎么才能让观众记住这个早早下线的“好人”滕梓荆。“首先,他不能愚忠。”滕梓荆武功高,有情有义、智商也在线,“基于这些,他为什么不可以在某些方面,跟范闲是可以抗衡的状态呢?”王阳不希望滕梓荆只是范闲的侍卫,“那样他就变得可有可无,我希望通过表演,体现他的睿智、可爱。”

至今仍需“解放天性”

“下一步,我们准备把虾和稻米注册商标,结合电商销售,让村里的高品质农产品走出大别山,做出大名堂!”漫山红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方中说。

下线那场戏,“是我最喜欢的,也是拍得最辛苦的一场戏。我只有看这一集的时候,是打开弹幕看的,应接不暇,全屏的哭。还有网友说,能不能让编剧给你写个诈尸。”

黄磊说,实现远程监控、实时检测仅仅是“智慧水产养殖系统”一期工程,后续还有二期工程。“现在养虾,要靠人穿着皮衣下水撒料投喂,很辛苦,人工成本也高。”他说,他们正在考虑开发“自动定时投放饵料”等新功能。

养虾效益好,不施农药、化肥的“虾田米”也能卖上好价钱。受产业带动,去年漫山红村顺利脱贫出列。今年11月,村里最后一批16户贫困户、28人也全部脱贫。

如王阳所愿,滕梓荆这个角色确实让观众印象深刻,下线时网友纷纷表示不能接受。

直到大三,一个国外回来的老师给他们执导话剧《牛虻》。“选我演了A组,说明我至少在他眼里,专业水平应该演A组,我这才有了一定的自信。”毕业后,王阳考入北京人艺,“那一刻我坚定,大概真的是可以走这条路了。”2008年,他与袁弘、杨幂一起演了清宫剧《上书房》,还主演了都市剧《雪在烧》,为他积攒了一定的人气,“到现在,还有一些人在看这两部作品。”

大学原本计划出国留学的王阳,因为签证被拒,抱着试试的想法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,结果以专业课第三的成绩被录取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